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信息

周励:从《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到《亲吻世界——曼哈顿手记》

2021年01月12日16:43 来源:思南读书会 作者:思南读书会 点击:

从左至右为淳子、钱虹、周励、陈思和、李天纲

12月12日,美籍华人作家周励携其新作《亲吻世界——曼哈顿手记》做客第349期思南读书会,与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复旦大学教授李天纲、同济大学教授钱虹一起,感受纵横版图经纬、往来历史文化背后的精神力量。作家淳子担任主持。

海外华文文学的新开拓

1992年,发行量达到160万册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成为世界华文文学中新移民文学代表之作。28年后,周励在以脚步拓展对世界的观察和思考的同时,又以新作《亲吻世界——曼哈顿手记》开拓了海外华文文学的书写广度。

陈思和谈到,海外华文文学的创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描写人在所在地的励志奋斗故事,第二阶段重新书写故土,对中国历史和现实具有一种特别视角的反思。而周励在新书讨论的是人与自然、与生命、与时空之间的冲突,这是对海外华文文学的极大超越。

陈思和

在书中,周励提到自己先后去过四次南极、三次北极、两次马特洪峰、两次珠峰。陈思和认为,作者的身上充满了人和自然之间的较量,“克服自然障碍的背后显示的是人的生命,更重要的是精神意志,她(周励)用自己的生命探索人类精神意志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李天纲

李天纲谈到,周励从上海走到纽约,从《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到《亲吻世界》,完成了从个人价值到普世价值的探寻。他倾向于用“双城”的角度来解释这部作品。与周励同龄的上海50后作家中,很多都来往于上海与国外之间,所以在上海文学中存在独特的“双城现象”。这些作家带着一整代的思考一直走到今天,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中国与世界的壁垒被打破,海外华文文学的关注点也有了新发展。

“写作是我的使命”

钱虹谈到,海外华文文学的较多题材集中在乡愁和离散,而本书中涵盖了文学的三大主题生命、死亡和战争。与海外女性作家将战争作为背景的创作不同,周励采用田野调查的方法,冒着生命危险走访泰国桂河大桥、菲律宾科雷希多岛等战争遗址,拿到第一手资料,将考核和记录事实的历史学与通过虚构进行艺术再创造的文学结合起来,重现了真实的战争。

钱虹

周励谈到,新书创作的缘起来自于疫情期间的思考。当她看见电视里一个个橘色尸体袋堆在医院门口,复活节60几位著名艺人去世时,她不禁思考:这种情况下我们跟世界应该如何相处?——“就是要在黑暗的隧道中,抓住头顶那一束光,把这束光捧在你的心口上。这时,我觉得我要写作,不能每天看着电视长吁短叹。我感到这是我的使命。”

周励

从2015年到2019年,周励沿着太平洋战争的历史脉络,先后去贝里琉岛、塞班岛、冲绳岛、菲律宾战争岛和莱特岛、巴丹死亡行军之路等地,最后抵达丢下复仇原子弹的广岛。在贝里琉岛上,她发现一块无人注意的石碑,上面刻着时任太平洋战区盟军总司令的尼米兹对敌军的赞美,表现了生命的可贵。这是一块真正体现人性的、独特的反战宣言纪念碑。在北流离岛,她发现在惨烈的硫磺岛战役中,居然有一个美国大兵给马上要死的日本士兵嘴上放了一支香烟……

现场读者

陈思和表示,周励的书写超越了一般的游历和研究,能够触摸历史细节,她以真实的战争为例,揭示人性中的高尚,“通常讲人性都是从道德的立场,她是从历史、从科学的立场。”

“心房太小,激情不够”

对于对谈主题“今天,我们如何与世界相处”,周励的答案是与书为友,以史为基,而她也以超强的行动力和不可抑制的激情对待创作与历史。她去过孟德斯鸠故居,去过丘吉尔庄园,质疑过梵高墓地位置的真实性,为无人去挖掘距离现存墓地百米之内的梵高真正遗骸而遗憾。为了证实梵高之死缘由的真伪,她亲测模拟验证梵高中枪后能否跑回去。

读者提问

陈思和说,“她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丈量和感受,探讨历史真相。”正如淳子所说,读完全书只觉自己“心房太小,激情不够”。她认为周励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女作家,“她的激情就像波涛,不知道会把读者冲到何处,与她交流有火烧火燎,灵魂过电的感觉。”

嘉宾为读者签名

「思南读书会NO.349」

现场:王若虚

撰稿:马金戈

改稿:陈 思

摄影:隋 文

编辑:江心语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3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