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信息

2019年“上海翻译出版促进计划”入选书目公布

2019年11月29日10:32 来源:文汇报 作者:许旸 点击:

海派风格的《繁花》如何译成法语,丰子恺漫画表现的古诗词又如何在翻译过程中葆有意境?翻译的质量影响着出版“走出去”,如何扩大中文版图书的海外传播力,切实提高不同语种转码的有效性?上海昨天发布了2019年“上海翻译出版促进计划”入选书目,《繁花》法语版、《男生贾里全传》保加利亚语版、《丰子恺漫画古诗词》韩语版、《中华文化之旅》哈萨克语版这四种外文版图书获得翻译资助。

相比于其他“走出去”类扶持项目,“上海翻译出版促进计划”更侧重译者的身份和文化背景,要求在外籍人士或长期居住在国外的人士中遴选译者;更注重激励译者,要求不低于70%的资助经费给到译者。那么,他们是如何看待中文的趣味和意境的语言转码的?

找对译者,权衡中文趣味与海外语境时“做减法”

为什么译者这么重要?以入选书目金宇澄的《繁花》为例,这部长篇小说2013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后曾获茅盾文学奖,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难觅外语译者。就在几年前,法国另一家出版社菲利普·毕基耶也曾有意向,但最终因找不到合适译者、成本过高而作罢。

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在于,《繁花》充分借鉴吸收了话本小说的优势,沪语风格尤其突出,方言特色加上口语化表达,对该书的翻译提出了巨大挑战。 “本来还有另一对译者也在翻《繁花》,后来出版社经过考核比对,认为法国汉学家凯瑟琳·夏尔芒和邓欣南的法语译文更胜一筹。《繁花》法语版预计2021年将由法国伽利玛出版社出版。”该书国际版权代理、群岛图书创办人彭伦告诉记者,译者拍档的强强联手,是促成项目往下走的坚实基石——凯瑟琳·夏尔芒曾在北京师范大学进修中文,长期从事中国文学、电影翻译工作,此前就与邓欣南搭档翻译过朱天文《世纪末的华丽》、刘克襄《散文诗选》、张悦然《脏雨》片段等;而邓欣南从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大学艺术学院)毕业,2004年搬到巴黎,对中外艺术、设计等领域都相当熟悉,她的法国老公在大学里教中文。

“一些定居法国的上海朋友跟我聊天时说起,《繁花》太难译了,中文和法语简直就是不同的语境。”上海作家金宇澄一开始也很担心,最近一年多他几乎每天和译者邓欣南在微信上商讨翻译细节,光是人名就让人头疼。

他告诉记者,《红楼梦》法语译本前前后后翻了20多年,但宝玉、黛玉等主角的名字如何翻译就是大难题,“原作里它有丰富的隐喻,许多对话都牵涉到名字内涵。”再看《繁花》,阿宝、沪生、小毛,还有“亭子间的阿叔”,多是市井凡人,怎么翻?

“我和译者商量下来,该做减法的地方做减法。”金宇澄谈到,法语作品中各种姐姐妹妹哥哥叔叔阿姨等过于中国化的称谓,是法国编辑所难以理解的,因此有些人名需淡化相应的色彩,如“大妹妹”缩减为Mimi,陶陶为Dodo,兰兰为Leilei,雪芝译为Neige,“在法语里也有雪的意思”。小说中一组女性人名苏安、淑婉、姝华的翻译很巧妙,如果一味简单用拼音表示,看上去太过接近,非常容易令法国读者混淆,译者分别译为:AnnSu、Swan、Suwa,而Swan正是法国著名作家普鲁斯特代表作《追忆似水年华》里女主角的名字,对当地读者来说有天然的亲近感。

此外,小说中有类似“常熟徐宅中厅五上五下”的描述,“这种没有简洁译文、还需成段解释的,译者就会建议删去,毕竟法国并没有类似建筑格局不能僭越官品的规定。”伽利玛出版社的流程要求相当严谨,初译尽可能忠实原文,但《繁花》中富有标志性意味的“不响”,一页会出现多处,法国语境下很少重复使用一个词,这就需要和译者、编辑商榷。“我们也不可以僭越做编辑的工作,有些直接影响到行文的可以裁剪,其它的尽力翻译。”金宇澄说。

打通渠道,助推东方美学在海外落地生根

此外,秦文君《男生贾里全传》保加利亚语版由保加利亚出版社出版,译者为来自保加利亚的费萨林。即将推出哈萨克语版的《中华文化之旅》为同济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系列教材之一,考虑到更接近所在国大众读者的阅读习惯,哈萨克斯坦碧卡出版社推出的哈萨克语版在原有教材基础上进行了修订与改写,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深入了解中华文化,起到积极推广普及效用。

除了翻译质量,“上海翻译出版促进计划”在评审资助项目时,对制作、发行外文版图书的外方出版社有较高要求,主要看它能否把译作推送进当地主流渠道,这也是中国文化对外传播力的一个重要考量。由此,促进更多优秀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出版、传播和推介,在海外真正落地生根,让更多读者领略并接受中国文化的魅力。

将由韩国一潮阁出版的《丰子恺漫画古诗词》韩语版收录丰子恺古典诗词漫画160余幅,配以精要讲解,译者李海珠、河炅心分别为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和韩国延世大学的教授,长期从事中国文学研究,分别翻译过《韩愈文集》和《中国演剧史》等图书。该书责任编辑赵秋蕙、版权编辑杨潇告诉记者,当地知名学术出版机构一潮阁的编辑韩定恩,拜访嘉兴丰子恺纪念馆时,购买了《丰子恺漫画古诗词》一书版权。“汉语是表意文字而韩语是表音文字,这一差异天然地带来翻译难度。于是背景知识就尤其重要,每篇诗词后的评注都有解释,加上漫画本身就是以诗词为题,形象生动的画面也能帮助读者理解。”

据悉,“上海翻译出版促进计划”自2015年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海市版权局创设,五年来共收到申报项目涉及15种语言113种图书。今年6月该计划扩大申报主体范围,以鼓励更多优秀项目脱颖而出。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2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