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中国作家网】金宇澄:小说需要有鲜明的文本识别度

2015年09月22日09:20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王杨 点击:

“从写完《繁花》开始,我就收获了很多惊喜,有很多年轻人包括非文学读者都很喜欢这部作品,这些消息慢慢传递到我这里,令我很感动。”当得知自己获得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后,金宇澄这样对记者谈起《繁花》创作完成后的种种感受。而获得茅盾文学奖更让他感到是对“写作中所付出的努力的承认,也是对《繁花》这部作品中所运用的语言、传统叙事方式和话本元素的肯定。”

《繁花》的语言是经过改良过后的上海话,整部作品呈现出很强的地域性,在小说叙事中也利用了传统叙事方式和元素。对于这种写作方式,金宇澄说自己是有意为之。中国作家接受了几代的西方文学教育,很多人的写作受到翻译文字和内容的影响很深,更年轻的作者很多都懂外语,直接读原作,但金宇澄觉得这可能会影响小说叙事,出现叙事的翻译腔和同质化、缺少个性等问题。“艺术需要个性的,小说需要有鲜明的文本识别度,我希望《繁花》显示一种辨识度和个性,比如通过借鉴传统话本元素等方式。”中国文学学西方已有100多年,但金宇澄仍然认为,传统是我们生活乃至文学最基本的发动机,“西方理论也说,作者感觉无力时,可以从传统中找到力量”。语言方面,金宇澄之所以选择改良的上海话作为叙述语言,是觉得相对于固定的普通话而言,方言更有个性,更活泼,它一直随时代在变化,更生动,也更有生命力。

《繁花》除借鉴传统的写作方式,也传达传统中国文化对于人生的看法。作品题为《繁花》,读来却让人有人事飘零之感。金宇澄曾说,如果自己是在年轻的时候,可能写不出《繁花》这样的作品。而到了六十几岁,就会觉得人的一生真的很短,人生变得简单,似乎用一个公式就可以概括。“当然,我这种想法也与中国传统的文化有关,传统的中国人就是这样想,普通人不是小说,一辈子没什么大风大浪,普通琐碎地就走过来了。这样看人生,有一点悲伤,但这不是负能量,而是提醒我们要更加珍惜美好的时光。”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1255